吉林四平中院 是否助力欺诈判决

2021-1-23 15:59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561| 评论: 0

摘要: 议案件中存在欺诈的调查坚持司法为民,公正司法,忠实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,在审理每一个司法案件中,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,是人民法院工作的目标。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刘伟杰等法官,在审理一起民 ...


--关于吉林省双辽市滕宝东与张帅良等房屋买卖协

议案件中存在欺诈的调

坚持司法为民,公正司法,忠实履行宪法法律赋予的职责,在审理每一个司法案件中,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,是人民法院工作的目标。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刘伟杰等法官,在审理一起民事案件中所做出的判决,有让人感觉疑惑和不理解的地方,一是使用法律定义的准确性?二是否认真进行法庭调查,查清事实原委?三是双方买卖协议是否成立?四是是否有让守法者为他人过错买单?五是这个案件的背后是否存在虚假欺诈“猫腻等违法行为?

近日我们接到吉林省双辽市郑家屯街滕宝东强烈反映,对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(2020)吉03民终1181号不服。

情况说明

据笔者调查:本案件中的滕宝东和张帅良是国电锡林河能源化工有限公司职工,同在综合管理部工作,家都在吉林省四平市双辽市居住。2013于10月20日他们俩人商议购买张帅良提供的涉案房,张帅良起草了一个非常简单的房屋买卖协议房总价27.5万元,滕宝东就支付给了张帅良22万元,口头协议剩余5.5万元待房产证、土地证等相关手续办下来结清。

从滕宝东拿到钥匙入住该涉案房屋就开始多次积极主动找张帅良,要求尽快办理过户房产证、土地证等相关手续也好给你(张帅良)剩余钱,毕竟已经拿出那么大一笔数额钱还没有房产证在手心里没有底,非常害怕有变数。张帅良总是说等等正在办搪塞过去,后来张帅良不知什么原因不说办房产证的事了,就是管滕宝东要剩余款。

2019年7月,突然出现了戏剧性变化,原房主包古斯乐强行开门入住修缮,滕宝东惊讶懵圈,一头雾水,当包古斯乐拿出滕宝东期盼已久的该涉案房屋的正规房产证、土地证等手续时,滕宝东才知道被张帅良骗了近7年。此时,滕宝东被迫无奈搬出,接受原房主包古斯乐的协议替张帅良先归还给滕宝东20万元,欠2万元。就此事张帅良和张娟(本案夫妻关系)不知怎么知道了,就认为机会来了,他们夫妻二人开始无数次一起上阵要钱,并使用污秽之言和威胁等手段,无所不及的骚扰滕宝东一家人的正常生活。并于2020年5月在双辽市人民法院起诉了滕宝东。

非常奇怪的事,在双辽市人民法院庭审调查中,才发现原房主包古斯乐已于2019年6月12日用该涉案房屋在银行抵押贷款22万元。7年了,滕宝东用了22万元买的“海市蜃楼”,到头来是“”竹篮打水一场空,赔了夫人又折兵”。笔者要浅谈的是:懂得历史的人都知道,过去的历朝历代的法律也是买卖人、买卖土地、买卖房屋也需要有卖身契、地契、房契等手续。

现在社会主义新中国是法制健全的国家,买卖房屋需要有房、地产证等相关手续。这起民事案件,用22万元买了一把钥匙入住房屋,本案吉林省四平中院法官就凭证一把钥匙判决双方买卖协议成立,不管什么卖方有没有房产证、土地证,也不管什么合法不合法,更不用卖方履行不履行完什么义务,买方只要拿到钥匙就得给钱。强盗逻辑思维。这种法官把握法律的水准笔者是不敢苟同,就这起案件而言,不知二审法院法庭怎么调查的?难道一审双辽市法院公正判决是错的吗?他们都是法盲?就本案后来出现的原房主包古斯乐是什么角色?按照二审法院判决的道理,滕宝东把剩余义务款支付完给张帅良,滕宝东就是这个涉案房屋的主人!可为什么包古斯乐还能拿这个涉案房屋在银行抵押贷款,强行开门修缮入住等一系列行为,滕宝东确浑噩不知,又说明了什么?我们不知四平市人民法院刘伟杰等法官怎么解释?

在法庭上依照法定程序调查、核实案件事实和证据的诉讼活动,是法庭审理案件的中心环节。法庭调查是非常重要的,对于案件审理的公平公正有着很大的作用.包古斯乐能够办理房照就说明这已是一起有预谋的诈骗。难道这样的空中楼阁还要滕宝东继续为这来历不明的涉案房屋买单?继续承担法律过错?作为人民的法官,必须廉洁、公平、公正执法审理案件。

希望有关监管部门对此案进行调查,还事情一个真假,追究责任,不能让拿法律当儿戏。“道虽迩,不行不至;事虽小,不为成”。“民生无小事,事事须上心”!本网将关注此事的进展结果,追踪报道。编辑:(田洪)